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ka的博客

天生我才必有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闻看评26  

2010-09-17 23:03:13|  分类: 社会百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转]大学教授:新《红楼梦》出现多处礼仪缺失问题

[导读]颇受争议的新版《红楼梦》再被“打枪”,大学教授称该片中存在多处礼仪缺失问题,并认为翻拍名著不应携带“种种错误”来误导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 如果说,翻拍名著是为了让如今的年轻人更好地领会先人的智慧,那么影片中的错误则是不应被忽略的。哪怕是星星点点的小瑕疵,也应及时提出来,以免对学习者产生误导。

本期堂主孙宝根教授在观看了新版《红楼梦》之后,感触颇多,从服饰、对白等多个方面挑出了不少值得商榷之处。本期讲堂我们就将孙教授在新红楼里找出的错误一一列出,供读者讨论。

病榻上脸色惨绿的秦可卿留着那美甲店修过的、涂着青绿指甲油的长指甲,不知当时是否已经有了指甲油?

那刘姥姥游大观园到沁芳桥上时,丫头们捧着些美丽的非洲菊,而据说此花在近二十年才传入我国种植。

所谓名著,要经得起历史的推敲;所谓经典,也要经得起观众的考验。电视剧新版《红楼梦》携带着“种种错误”展现在世人面前,也就休怪大家要对其进行细致地剖析。

多数学者认为,《红楼梦》描写的是清代大家族的生活,清代最重礼。而在新版《红楼梦》中,礼仪缺失的问题非常严重。最大的漏洞之一就是“大家闺秀不够闺”。这点在主角林黛玉身上尤其明显。

首先,古代女子都是不轻易露面的,而在新版《红楼梦》的第一集中,就有弱柳之身的林黛玉在去舅舅家的船上独立寒冬的场景。连旁白都说其家人规矩气派,却让一个千金小姐在船头招摇。

其次,最为穿帮的镜头就是林黛玉见贾母时,用衣袖擦眼泪。古时贵族小姐们颇讲礼仪,绝不可能当着长辈的面不用手帕之类的随意擦眼泪。

再次,新版《红楼梦》中,贾府小姐们时不时爆发出来的阵阵欢笑,着实有点让人吃不消。不管谁说一句什么话,旁边的姐妹们都要附和着爆发出一阵欢笑,这与当时要求未出阁的小姐们“笑不露齿、行不动裙”的优雅举止大相径庭。要知道,当时的贵族小姐们哪里会随时露出八颗牙甚至更多呢?

在新版《红楼梦》中,主仆界限不明显。第二十二集,鸳鸯拿剪子剪头发的时候,三春等姑娘们不是赶紧跟着李纨离开荣庆堂,居然跟着丫头们去拦阻鸳鸯———小姐们做了丫头们该做的事情,实在不应该。此外,剧中甚至还出现过李嬷嬷和周瑞家的对黛玉使眼色的镜头。

此外,新红楼中没有注意到长幼有别,小辈对长辈应讲的礼仪在剧中并无体现。黛玉在薛姨妈家吃完酒不打招呼就直接离席,这在古代绝对是不允许的。另有,众人到怡红院瞧宝玉时,居然安排王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宝玉挠痒痒,贾母、凤姐、三春等人都在现场看着,这实在有点离谱。伺候宝玉是丫头们的事情,就算王夫人要亲自做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。

在元妃省亲一集中,男丁和女眷应该是分开迎接贵妃的,贾母等人应该站在荣府的大门外,贾政等人则应该在西街门外迎接。

可是在新版《红楼梦》中,男丁女眷只是分了两拨,挤在大门两旁,十分不合规矩。而且,无论贾母、凤姐还是贾琏等人都在那里交头接耳,这在当时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场景。而跪拜中的“娘娘吉祥”、“千岁”之类的话语在当时都是不可以对元妃使用的。“千岁”只能用来称皇后和皇太后。

此外,贾政见元妃,不但没有帘子,父女二人还拉上了手,这等亲密的动作配上原著里一本正经显得十分疏远客套的台词,则显得异常奇怪。父女二人隔着帘子,父亲跪在帘子外头以臣下的身份对女儿回话问安,本来鲜明地表现了封建制度对人性的摧残,可在新版《红楼梦》中这样一改,原著的味道全变了。而贾琏竟然穿着黑色衣服接驾,这在清朝是要被杀头的。

说到婚嫁礼仪的失误,最典型的情节是贾雨村纳娇杏为妾一集。中国自古以来妻妾有别,妾只是妻的仆从,非正室不得着大红入嫁。按说娇杏的身份顶多是一顶小轿抬去做二房,可电视剧的里娇杏却身穿大红嫁衣、蒙红盖头、以正房之礼入门的镜头。这在当时是绝对不符合婚嫁礼仪的。

治丧礼仪也有失误之处。元妃刚刚薨逝,小太监传的圣旨里本应只有元妃的死讯,无元妃的谥号,而谥号得等皇帝斟酌一段时间之后,才会颁布下来。可在新版《红楼梦》中,圣旨里却直接出现了谥号。

另有,黛玉死时裸着上身。古人死后的确要擦身换寿衣,这称为小殓(大殓是放进棺材)。但有一条禁忌,无论大殓、小殓,绝不能让尸体裸露在外,特别是裸露在亲属的眼前。起自周礼的丧葬风俗不可能乱来。

堂主小传

孙宝根,江苏省镇江市人,湘潭大学教授,硕士研究生导师,历史学博士后。

2010年8月,在湖南教育电视台“湖湘讲堂”栏目做主讲人。主要讲授《中国文化史》《中国民俗史》等课程。曾在《学术界》、《党史纵横》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,出版专著《抗战时期国民政府缉私研究》等。

相关:新《红楼梦》可谓“错字连剧”

新版《红楼梦》中过多的旁白和文言文暂且不谈,古人所谓的通假字“他、她、它”不分也姑且不论,过多的错词和蹩脚的昆曲念白却让人不得不说。

在第七集中,贾琏跟王熙凤和赵嬷嬷聊天,硬是把“椒(jiāo)房眷属”念成了“叔房眷属”;第九集中“披衣趿鞋”的“趿”(tā)读成了“及”;第十七集贾宝玉跟袭人说话,把“天地钟灵毓秀之德”硬是断句读成了“天地钟灵,毓秀之德”;接下来,又把“猛拼一死”,读成了“猛盼一死”。

菊花诗一段,几个演员都念了白字。李纨把“鸿归蛩病可相思”的“蛩(qióng)”读成了海蜇的“蜇”;贾宝玉把“千古高风说到今”的“说”读成了“睡”,“持螯更喜桂阴凉”的“更”读成了“竟”;湘云把“偕(xié)谁隐”读成了“接谁隐”。

薛蟠迎娶夏金桂的戏份,旁白里也读错了一个字,把“盗跖(zhí)”读成了“盗剁”。

新闻看评:新版红楼屡受抨击,一是其风格与习惯了的旧版相差太多,二是混杂了太多的昆曲元素,三更是表示自己最贴近原著,如此一来想不挨批都不成了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